• 歡迎光臨富優迪科技!
  •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收藏 收藏本站
  • 首頁
  • 業界聚焦
  • 互聯網絡
  • 熱點專題
  • 科技前沿
  • 風云人物
  • 媒體動態
  • 產業經濟
  • 移動通信
  • 數碼電子
  • 科技創新網_互聯網科技資訊門戶|電子|通信|數碼|信息安全
    科技創新網 > 風云人物 >
  • 山口組簡史:日本黑幫百年風云
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0-15 09:18
  • 4.09K
  •   2019年10月10日,一位68歲的日本硬核老頭,在神戶市局附近,當著的面,槍殺了兩名“山健組”成員。 這位硬核老頭是日本著名黑幫山口組成員丸山俊夫。 很快,這起槍殺案漂洋過海,在中國社交平臺上了頭條。 其實“山健組”原本只是“山口組”的一個二級團體,四年前因結下梁子,雙方你來我往已大戰多個回合,這次槍殺案其實另有內情。 今天就寫寫“山口組”的百年風云以及和“山健組”之間的恩怨糾葛。 第一章:山口組的誕生 山口組創始人名叫山口春吉,此人生于1881年,比上海灘青幫大亨黃金榮小13歲,比杜月笙大7歲,他們算是同時代的黑道人物,不過青幫的歷史要比山口組悠久得多。 青幫雖然發軔于運河漕運,但真正揚名世界還是在港口城市上海灘,日本山口組發跡于神戶,而神戶也是座港口城市。 有港口就有碼頭,碼頭有大量的身強力壯的搬運工,他們為了搶活干,或者為了抱團,極容易形成幫會。 江湖黑話“拜碼頭”大概就是這么來的。 但是,“農民”山口春吉是如何搖身一變成為“黑幫老大”山口春吉的呢? 這要從1904年說起。 1904年,日本和俄羅斯在中國東北約架,史稱日俄戰爭,23歲的山口春吉覺得把渾身的力氣用在莊稼上有點暴殄天物,于是入伍當兵參加了這場戰爭。 一年后,經過戰爭洗禮的山口春吉復員了,回到家又要面對那該死的莊稼,他想換一種活法,于是跑去海邊當了一陣子漁民,可是復員軍人把力氣撒海底無辜的魚兒身上,也有點不太像話。最主要的是,當漁民和當農民差不多,賺不到幾個錢。 于是,山口春吉把漁網一扔,跑去神戶港碼頭當搬運工。那一年,他25歲。 那時神戶港是東亞最大的港口。 日本通過甲午海戰和日俄戰爭,成為東亞霸主。將大量的商品傾銷到中國和朝鮮,同時也從中國和朝鮮掠奪大量的生產原料。神戶港因此貨船如織,需要大量的搬運工,周邊農民和漁民紛紛來投。 山口春吉當過農民漁民又當過軍人,其臂力驚人,膽識過人,經過戰火洗禮的他很快在一幫五大三粗的搬運工中脫穎而出。 先成為搬運工小頭目,后來被神戶港的黑社會“大島組”吸收,成為造船廠看場子的小頭目。 “大島組”是當時神戶第一黑幫,除了向造船廠收保護費,還是神戶最大的集團,山口春吉很快得到大島組老大大島秀吉的賞識,成為他身邊的親信。 在老大身邊實習了三年,山口春吉積累了豐富的黑社會管理經驗。 1915年3月,34歲的山口春吉糾集了50個賭徒和浪人回到老家兵庫縣創立山口組,憑借黑社會的流氓手段,把兵庫縣的早市鮮魚和干貨零售給壟斷了。 隨著組織成員越來越多,就需要更多的生財之道,山口春吉把勢力擴張到兵庫縣南部的新開地,那里是著名的娛樂城,后來成為日本電影文化的一大中心地。 但那時候流行的不是電影,而是浪曲劇場。山口春吉把油水豐厚的浪曲劇場的演出權搞到手,就像黃金榮在上海灘開的共舞臺一樣,只不過一個是表演浪曲,一個是表演戲曲。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山口組那時還是大島組的一個二級團體,定時要向大島秀吉上交納金,用香港黑幫的話叫“收數”。 大島秀吉沒想到,自己小弟創立的“山口組”在多年后發展成日本第一大黑幫組織。 第二章:少年狠人 山口春吉當老大的時候,“山口組”是“大島組”的二級團體,也就是分支,相當于分公司或分舵的意思。 1925年,44歲的山口春吉退休,23歲的長子山口登出任山口組第二代掌門(也有翻譯叫“第二代目”,但萬小刀喜歡用“掌門”)。 年輕人比較激進,又恰逢1928年世界金融危機,“山口組”的生意受到打擊,沒賺到多少錢,但是“大島組”定期還要交數,山口登怒了:

      自此,“山口組”自立門戶,與“大島組”。 大島秀吉大怒,欲清理門戶滅掉“山口組”,兩幫發生大規;鸩,不曾想卻遭“山口組”反殺,此后“山口組”迅猛發展,“大島組”開始沒落。 那次火并,一位16歲少年脫穎而出,他徒手將“大島組”一名組員的眼睛給挖了出來,不僅把對手嚇尿了,連自己人都嚇吐了。 這位硬核少年名叫田岡一雄,所謂出道即巔峰,說的就是他。 田岡一雄生于1913年,比掌門山口登小10歲,自幼父母雙亡,被叔父領養,叔父窮困潦倒,把他當出氣筒,一不高興就把他毒打一頓。經常挨打的田岡一雄沒心思讀書,對打架情有獨鐘,很快成為學校頭號扛霸子。小學畢業就去工廠打工,在工廠由主任領導,結果他想領導主任,于是把主任打了一頓,結果被解雇。 這樣的硬核少年當然不適合工廠了,他的才華注定在黑社會才能得以施展,很快就被“山口組”吸納。 16歲的田岡一雄一戰成名,山口登得知其英勇事跡,對其照顧有加,經常把幫內一些打打殺殺的活兒交給他去做。1934年,21歲的田岡一雄已成為山口組第一殺手。這年8月,神戶海員鬧,要求增加工資,吸血的資本方不干,于是引發一場勞資糾紛,史稱“海員爭議”。資本方搞不定這些海員,便花了些錢,請來“山口組”想用武力解決這場糾紛?珊T們一個個也是五大三粗的壯漢,一言不合就把“山口組”的代表給干死了。掌門人山口登大怒,派第一殺手田岡一雄前去復仇。田岡一雄提著武士刀沖進海員工會,見人就砍,致數人死傷……時年21歲的田岡一雄被判刑一年。 日本黑社會就知道打打殺殺,比起上海灘青幫大亨杜月笙差遠了,杜月笙處理上海工人,可謂“刀切豆腐兩面光”,不僅令工會對他感恩,還讓法租界欠他一個大人情,從此倚重于他。 所以,雖然期間很多中國青年去日本留學,但論玩黑社會,日本的黑社會比起上海灘的青幫,還是弱爆了,如果來上海灘深造,哪怕看一本杜月笙傳記,也會像學會一種高深莫測的武功一樣,可以一統日本黑道江湖。 田岡一雄出獄時,山口登親自設宴慰問,并贈銀刀一把,以資鼓勵。 沒多久,22歲的田岡一雄認識了一位名叫深山文子的女孩,二人暗生情愫,可是還沒表白更沒開房,田岡一雄又因為在賭場殺死了一位的人,被判刑8年。 多年后,田岡一雄回憶起這8年牢獄之災,可能還會心生慶幸,因為此后二戰開始,日本鬼子開始侵略中國,很多年輕人都被充軍,送往侵華戰場。 因為坐牢,田岡一雄逃過了一紙紅色充軍令。手挖人眼的亡命徒如果充軍來到中國,恐怕我國會有很多同胞會遭其毒手。 其他混社會的年輕人就沒這么好運了,多數被送往侵華戰場,“山口組”因此勢力大減,像田岡一雄這樣的狠人也所剩無幾。于是1940年8月,山口登為解決一位浪師(藝人)的轉會問題,在東京遭到下關地區的黑幫籠寅組的襲擊,身負重傷。 此后山口登不問江湖事,一心沉迷女色,苦苦追求當時紅得發紫的藝妓花柳小菊,1942年10月,因舊傷復發和縱欲過度,死在了花柳小菊懷里。 “山口組”自此經歷了4年的群龍無首的局面,直到田岡一雄出獄。 第三章:田岡上位 1943年,日本皇紀2600周年大赦,31歲的田岡一雄提前一年出獄,20多個昔日部下前來迎接。 坐牢前認識的深山文子,對他還挺癡情,一直等了他7年,隨后二人過了兩年生活,并造出一子。 1945年8月,美軍先后向廣島和長崎投擲,此后,嚇尿了的日本天皇宣布投降。 日本投降后,那些被日軍關押強制勞動的朝鮮人和人獲得了自由。但是他們身無分文,回不了國,甚至連飯都沒得吃,于是形成了朝鮮幫和幫,他們對日本人進行了瘋狂的復仇,搶劫、殺戮,甚至控制了黑市米價。 戰后日本有,但沒有軍隊作后盾,也沒有底氣,甚至有多名警官被朝鮮幫和幫干掉。日本政府請美軍來,但朝鮮幫和幫屬于戰勝國公民,美軍也不太好出手,于是日本警方便求助于日本黑幫來維持局面。 日本黑幫因此得到空前發展,大量年輕人,甚至二戰中戰敗的日本軍人,紛紛加入了幫會組織,因與朝鮮幫和幫抗爭,在日本老百姓心中,黑幫組織得到了“俠客”“俠道”的稱號。 這一時期,田岡一雄率領山口組跟朝鮮幫和幫進行了多次火并,利用恐嚇、兇殺和炸彈搶回了很多地盤,這些地盤上的商人紛紛向“山口組”交保護費,田岡一雄在“山口組”內部一時間威望無兩。 1946年7月,山口組高層開了一個會,一致推舉田岡一雄為山口組第三代掌門。 那一年,田岡一雄34歲。 第四章:幫主夫人是個好大姐 田岡一雄上任伊始,就立下三個誓言:第一,要讓全體組員有正式工作;第二,賞罰分明;第三,從己做起,自律自強。 他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,通過黑勢力去接工程,一來賺錢,二來解決幫會成員就業問題。黑社會更容易去承包工程,不給承包,就來,讓你無法施工。就像竹聯幫幫主陳啟禮,也曾成立過水電安裝的公司。 當老大,沒有錢是沒有小弟愿意跟的。 田岡一雄治下,山口組的幫規也甚嚴,違反幫規輕則斷指,重則處死。后來,斷指成為日本黑幫的標志,仿佛不斷根手指,就說明你在黑幫里的資歷不夠深似的。田岡一雄也懂得恩威并重,如果手下人有難,他一定全力相助,如果被其他幫會欺壓,他必定前往復仇。 1947年2月,日本經濟嚴重通貨膨脹,導致糧食匱乏。 年輕人只要沒吃的,都可以到田岡一雄家吃飯。那時流行一句話:

      于是沒飯吃的年輕人紛紛來投,這些人很能吃,田岡一雄不得不規定,每人每頓只準吃一碗米飯,菜湯任喝。 由于來投的年輕人太多,田岡一雄家里兩位女傭忙不過來,幫主夫人深山文子也親自下廚,她想方設法弄一些可口的下飯菜。 有些年輕人犯了事而被拘留,深山文子知道后,也會去給他們送飯。 連日本也表示羨慕,說“山口組”的小弟有福氣,在牢房還有人送飯吃。 “山口組”的年輕一代,則對深山文子感恩戴德,說:

      很快,田岡一雄就團結籠絡了一大批心甘情愿替他賣命的黑道小弟,而深山文子在幫中,也樹立起自己的威望,多年后田岡一雄去世,深山文子還曾主持過幫內大局。 第五章:華麗轉身,瘋狂洗白 所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,國家如此,幫會亦如此。成立幫會其實是為了賺錢,有了錢才能養活更多小弟,才能將幫會壯大。 青幫如此,竹聯幫如此,山口組亦如此。 對于幫會組織來說,賺錢的方式無外乎三種:一種靠偷靠搶,這種來錢慢還特么被同行看不起;一種搞黃賭毒,這種來錢快,但社會危害大,很容易被警方打擊;另一種成立正規公司,讓自己賺錢的方式合法化。 比如香港的新義安,后來在向某人的帶領下,成功洗白成香港著名的娛樂公司。 山口組在第二代掌門山口登時期,就曾涉足過演藝事業,但那時的演藝事業跟黃金榮的共舞臺差不多,相當于開一家戲院,或者像現在開一家演舞廳,能賺錢,但規模小,還不算進入娛樂圈。 戰后日本的演藝事業空前發展,田岡一雄進入了娛樂圈,成立了娛樂公司神戶藝能社,簽約了多名知名藝人,比如一線歌手美空云雀等等。

      因為黑勢力侵入娛樂圈,很多演藝明星只有簽約了黑社會背景的公司,才可以打著這個保護傘在娛樂圈發展,港臺娛樂圈亦如此。 多年后,日本著名演員高倉健,據說也是“山口組”成員,還為田岡一雄拍過傳記電影。 田岡一雄除了成立演藝公司,還在神戶港成立了一個名叫“甲陽運輸”的公司,專門從事碼頭貨運業。 為了成為貨運業龍頭老大,他成立了“全國港灣貨物裝卸振興協會”的民間組織,并聘請日本建設大臣河野一郎做顧問。 這個組織其實相當于碼頭搬運工工會,跟前面提到的海員工會差不多,自己在這行業里開公司,又控制著這個行業的工會,于是“甲陽運輸”公司發展迅速,搶占了三分之一的碼頭貨運市場。 那時正值朝鮮戰爭時期,神戶港成為美軍補給基地,貨運量劇增,港灣碼頭一帶,軍需物資堆積如山,“山口組”的貨運公司從中賺了大把的錢。 有了錢后,山口組一邊向全日本擴張勢力,一邊用金錢開路尋找保護傘,比如那位運輸大臣河野一郎,就是“山口組”的保護傘之一。 黑社會有了一定規模,就能賺到錢,有了錢才能擴大規模,規模擴大到一定程度,就得尋求保護傘,有了保護傘才能“一統江湖”,洗白后方能“千秋萬載”。 所有的幫會都是這種發展套路,上海灘的青幫把老蔣當保護傘,敗退之前,在上海灘能呼風喚雨,可惜保護傘找錯了,最終黃金榮掃大街杜月笙客死香港;的竹聯幫為了讓小蔣當保護傘,去刺殺說小蔣壞話的旅美作家江南,結果被保護傘利用,差點全軍覆沒(參見萬小刀公眾號《竹聯幫的江湖往事》);能走到洗白這一步的寥寥無幾,山口組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。 山口組有了雄厚的財力,又有了保護傘,開始一統江湖的時期:

      先后滅掉明友會,打敗本多會,干掉清水組,火并大島組,最后在廣島發生了更大規模的一次火并,雙方死傷慘重,山口組略占上風。

      提到黑社會火并,大家腦補的畫面可能是《古惑仔》里兩幫人拿著砍刀互砍、追殺,但是比起那時日本黑幫的火并,這些畫面都弱爆了。 因為那時日本黑社會成員很多是二戰日軍敗兵,他們軍事素養高,火并的時候,三四人一小組,手持外加炸彈手雷,這尼瑪哪里是黑社會火并啊,簡直就是軍事行動。 每一次火并,都死傷慘重。 也因此日本警方開始多次打黑,1964年日本警方出臺《暴力取締對策綱要》,將神戶山口組、神戶本多會、大阪柳川組、熱海錦政會、東京松葉會、東京住吉會、東京日本國粹會、東京東聲會、川崎日本義人黨、東京北星會指定為十大暴力團,欲取締之。 然而到1971年,“山口組”卻在日本各縣發展出478個了相關組織、10508名組員,成為日本最大跨區域性的企業化黑道組織。 在上世紀70年代,日本警方接連進行了第二次、第三次暴力團取締行動。相當于我國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。 但是,山口組仍然屹立不倒。 直到1978年7月11日,66歲的田岡一雄在京都市被“松田組”組員鳴海清槍殺受傷,“山口組”囂張的氣焰才暫時打住。 不過,鳴海清也受到“山口組”追殺,開始四處逃亡,最后迫于壓力,跳崖。最慘的是其尸體被野狗咬食,最終被景區巡邏犬發現。 1981年7月23日,田岡一雄突發心肌梗塞,被送醫院急救。這次田岡一雄沒那么好運,當天晚上死逑在深山文子懷中,終年68歲。 “山口組”長達35年的田岡時代至此結束。 第六章:教父的葬禮 山口組在第三代掌門田岡一雄治下,得到長足發展,因此他被稱之為“山口組教父”。 按照日本黑道的規矩,應為田岡一雄舉行隆重的葬禮。但當時“山口組”的二號人物、組長繼承人山本健一正在獄中,無法充當葬儀主禮人,而其他人沒有足夠的資歷和威望,葬禮一時無法舉行。 深山文子見狀,只好召集至親家屬,舉行了一個簡樸的葬禮。 可是這簡樸的葬禮有失“山口組”威名,也有失田岡一雄一世英明,“山口組”眾頭目堅持要再舉行一次規模隆重的葬禮。 為此,“山口組”不顧警方的一再警告,進行了長達3個月的準備,其中包括全力為山本健一上訴,讓他能回來主持葬禮。律師替山本健一上訴到大阪最高法院,以山本健一患有嚴重肝硬化為由申請保釋。警方深知山本健一的地位與活動能量,無論如何也不肯答應。 最后,“山口組”只好由幫內多位元老與深山文子共同主持葬禮,并請“稻川會”會長稻川圣城擔任田岡葬禮的執行委員長。1981年10月的最后一個星期天,田岡一雄的葬禮如期舉行,來自全日本200多個黑幫組織的頭面角色1000余人出席追悼儀式。他們囂張地、堂而遑之地把田岡紀念堂設在兵庫縣法院附近。 日本警方如臨大敵,不僅事先對這些幫派頭目進行摸底搜查,共查獲100余支,刀192把,還有部分毒品;還成立“山口組解體作戰本部”,出動的1000多人,另有800名防暴被部署在兵庫縣法院周圍,500名在16個地點負責檢查參加葬禮的來賓…… 參加葬禮的除了黑社會頭目,還有娛樂圈很多當紅明星,比如高倉健。 高倉健當年因黑幫電影《網走番外地》而成名,還曾在《田岡生活三步曲》中扮演過田岡一雄本人。 一位電影界人士說:“從5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后期的20年間,日本哪一位藝人未嘗受過田岡的幫忙呢?”葬禮主禮人是65歲的深山文子。 那時,除了山本健一,其他人主持都難以服眾,深山文子能服眾,主要是當年給過很多小弟米飯吃,但她終究不可能當黑幫老大。 山本健一最終也沒當成掌門,1982年2月,他在即將出獄時,死于肝硬化大出血。 群龍無首的“山口組”再一次陷入了大混亂。 各路大佬為爭奪掌門寶座開始內斗,后來在深山文子的強烈支持下,竹中正久當上了掌門,但“山口組”二級團體“一和會”素來跟竹中正久不和,便脫離了“山口組”,自立門戶,就像當年“山口組”脫離“大島組”一樣。 二級團體豈是說脫離就脫離的,新組長竹中正久上任不久,就開始清理門戶,結果竹中正久和當時的2號人物被“一和會”反殺。 “山口組”當即展開報復,最終共導致“一和會”死19人,傷49人,山口組死10人,傷17人,被警方直接逮捕560人,為日本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黑幫間爭斗,史稱“山一抗爭”。 1989年,紛爭結束,“山口組”旗下分會“山健組”老大渡邊芳則繼任五代掌門。 那一年,渡邊芳則48歲。

      第七章:這個黑幫有點萌 渡邊芳則的前半生,也是在打打殺殺和去監獄鍍鍍金中成長的,如果不夠狠,又沒蹲過監獄,是沒有資歷當掌門的。但比起田岡一雄16歲挖人眼睛,也弱爆了,只是在同時代的狠人面前,渡邊芳則還是一個鶴立雞群般的存在。 渡邊芳則當第五代目之后,時代的滾滾車輪已碾壓到上世紀90年代。 此時,政府恢復了元氣,完全有能力管制黑社會,而人民生活也安居樂業,再天天打打殺殺,那是自取滅亡。 于是,“山口組”不再把自己當一個黑幫,而是當一個集團公司來經營。他們跟一些財團合作,進入房地產、股票、藝術品、不良債權整理等產業。 平常都西裝革履,再配一墨鏡,特拉風,走在大街上像在走維密秀。

      同時為了提升在民眾中的口碑,他們還開始做公益。 1995年,大阪、神戶地震,“山口組”第一個出來給民眾施粥,賑濟災民,比政府的自衛隊還迅速。 這一行為受到民眾和媒體盛贊,后來日本發生重大災害時,“山口組”總是沖在第一線,還把自己的事務所騰出來給無家可歸的人避難。 他們還會幫助弱勢群體,過節時給小區居民分發糕點、清掃小區啦什么的。每年萬圣節,他們還給小孩發糖果。 如此,就算警方要取締山口組,也師出無名。 2005年,64歲的第五代掌門渡邊芳則引退,63歲的筱田建市(又名司忍)接任。筱田建市叱咤江湖多年,總擔心仇人找他復仇,經常攜帶著裝有的,而這是非法的,因此他被關進監獄6年。 筱田建市在監獄深造時,山口組由高山清司代理幫務,日后,高山清司也成為山口組第七代掌門繼承人。 2011年4月,筱田建市出獄,大批記者前來采訪,他戴著禮帽和一副墨鏡,對著記者頻頻揮手致意,派頭十足。 筱田建市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,“山口組”一旦解散,就會有3萬至4萬名成員失去生計。他預期這會造成社會動蕩,因為很多年輕的成員有可能組成新幫派,而這些新幫派不會服膺日本黑幫悠久的傳統價值觀。 “我知道這聽上去難以置信,但是我正在保護山口組,以減少那些暴力集團。我的組織其實被人誤解了,在這個所謂的暴力團產業里,我們的行事方式其實很溫和。” 2012年12月1日,山口組第五代掌門渡邊芳則去世,時年71歲。此后,筱田建市大權獨攬,把山口組發展得更加壯大,其野心也開始膨脹。 第八章 這個黑幫很有錢 筱田建市治下,山口組還建立了自己的五大綱領:

      1.最要遵從的是團結內部的和親一體;2.對外接觸時要有愛念,重信義;3.自始自終遵從長幼的禮儀;4.在社會上要有自己的節操,不招來不應該有的非議;5.聽取先人的經驗,提高自己的人格。

      2013年,為了宣傳這五大綱領,山口組創辦了《山口組新報》,報道山口組的行動綱領和活動方針。 2014年4月2日,山口組為了適應互聯網發展,還建了個“官方”網站:株式會社山口組。網站注明公司主要從事土木工程系的事業,干的是包工頭的活。 網站上還寫著“我們的網站制作人員全是外行,網頁有些難看還請大家包容”。 這蠢萌蠢萌的,是不是特可愛? 他們還在總部門口寫著:我們不允許使用童工,不賣毒品,也不亂扔煙頭。 黑社會都快成社會道德模范了。 到這時候,當人們看到山口組的新聞時,心里還會一樂,這黑幫也太有趣了吧哈哈哈,不像以前一提到黑幫,眼前就浮現打打殺殺的場景。 連香港14K雙花紅棍陳惠敏,也對山口組稱贊有加,說香港黑幫比山口組差遠了,只有青幫能和山口組相提并論。 這說明“山口組”的品牌宣傳做得啊,黑幫都能洗成這樣,建議范冰冰等劣跡藝人多去學習學習。 當然,這么好的口碑也只是表象,就像官網上說主要從事土木工程系行業,也只是粉飾,曾在2013年,山口組代理掌門高山清司,因指使屬下敲詐勒索一名建筑包工頭共計4千萬日元(約合人民幣261萬元),被判6年有期徒刑。 從這里大概也能看出“山口組”仍然是狗改不了吃屎,是“表面光鮮,背后流膿”般的存在。(山口組老大如果看到我萬小刀這樣寫,會不會打我呀?) 同樣是2014年,美國《財富》雜志對全球5大黑社會組織的收入做了介紹,其中日本山口組年創收800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4800億元),比第二名的俄羅斯“松采沃兄弟會”的85億美元多出了一位數。 跟當時中國互聯網公司相比,也是僅次阿里騰訊的存在。 山口組有如此大資產,問題就來了,接下來由誰來繼承,或者利益如何分配? 你看,一個家庭如果一窮二白,兄弟姊妹之間也沒什么好爭的,即便要爭,也不會鬧到不可開交,可是當家產比較多的時候,哪怕父母只留下一套房產,兄弟姊妹之間也會爭個頭破血流。 何況山口組不是一個家庭,是一個組織,而這組織里歷來就有很多二級團體,筱田建市之后,由哪一個二級團體的老大掌權呢? “山口組”內部開始暗流涌動。 第九章:與紛爭 2015年,山口組成立100周年之際,本應該是值得慶祝的日子,結果卻開始。 導火索是什么呢?一個字:錢!先是第六代掌門筱田建市增加了二級團體的收數金額,導致“山健組”為首的眾多二級團體不滿。后是筱田建市欲把掌門之位傳給自己的小弟——同是“弘道會”的高山清司。因為只有傳給自己人,“山口組”的巨額資產,才能不至于旁落。于是,實力強勁的“山健組”老大井上邦雄就不同意了,他原本以為這第七代掌門人的位子應該是他的。原因是:以前掌門傳位時,一般各二級團體輪流坐莊,傳給二級團體實力最強的老大,像山健組,雖然實力一直很強,但田岡一雄和渡邊芳則在傳位時都沒有傳給自己所在的“山健組”,因為如果繼續傳給自己這個組,就搞成了世襲,其他二級團體不同意,容易造成。如果還按以前的傳位方案,第七代掌門應該傳給井上邦雄。但現任掌門筱田建市卻準備把掌門之位傳給同是“弘道會”的高山清司,他甚至還準備把“山口組”總部遷移到“弘道會”所在的名古屋。“山健組”老大井上邦雄立馬炸毛。于是,2015年8月27日,“山健組”老大井上邦雄公開表示對筱田建市不滿,并率領13個二級團體宣布另立門戶。 筱田建市當然也炸毛了。 于是,“山口組”和“神戶山口組”你來我往,拼殺了兩年,共爆發了近百起,包括多起槍戰、3起使用燃燒瓶、9起車輛撞擊,其中至少5死16傷。

      當時就傳出日本警方欲徹底取締“山口組”的新聞。 2017年,“神戶山口組”又出現,“俠友會”老大寺岡修率部分成員出走,成立了“任俠山口組”。 于是形成了“三足鼎立”的局面。此后沖突也沒停過,不過,在日本舉辦G20峰會的時候,他們還是識趣地停止了爭斗,三方都放假了。

      2019年10月10日,“山口組”68歲的硬核老頭丸山俊夫槍殺兩名“神戶山口組”成員,可謂是吹響了復仇的號角。號角為何此時吹響?因為“山口組”的2號人物高山清司下周就要出獄了,接下來火并得激不激烈,就看這些老頭賣不賣力了。三方大佬中,“山口組”現任掌門筱田建市77歲,2號人物高山清司71歲,“神戶山口組”老大井上邦雄71歲,“任俠山口組”老大寺岡修70歲,其他核心成員也都六七十歲年紀了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養老中心呢。這么一大把年紀的人了,當年沒有橫死街頭,老了還要爭個你死我活,看來“山口組”百年歷史離劃下最后一個句號恐怕不遠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上一篇:風云人物-42創業網
    下一篇:16月賺1億的私募股神也被割韭菜:20個賬戶炒幣8億全消失了
  • 圖說天下
    首頁 | 免責聲明 | 業界聚焦 | 互聯網絡 | 熱點專題 | 科技前沿 | 風云人物 | 媒體動態 | 產業經濟 | 移動通信 | 數碼電子 |
  • Copyright©2008-2018 富優迪科技(www.xfsuru.live)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本站部分文章、圖片源自網絡或網友自主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,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。
  •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