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歡迎光臨富優迪科技!
  •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收藏 收藏本站
  • 首頁
  • 業界聚焦
  • 互聯網絡
  • 熱點專題
  • 科技前沿
  • 風云人物
  • 媒體動態
  • 產業經濟
  • 移動通信
  • 數碼電子
  • 科技創新網_互聯網科技資訊門戶|電子|通信|數碼|信息安全
    科技創新網 > 風云人物 >
  • 開源風云 20 年!
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0-16 07:39
  • 4.09K
  •   雖然已經 2019 年,但還是有不少人(甚至是大部分人),一提到“開源”,想到的就是“免費”與“個人開發的業余(低水平)軟件”。

      然而事實恰恰相反,今天“開源”正是基礎軟件最好的生長模式。“開源”能對基礎軟件公司提供三方面的助力:技術/品牌推廣,用戶/開發者拓展,人才吸引。

      “開源”( Open Source )這個口號源于 1998 年的一次軟件黑客峰會。當時,自由軟件運動已經進行了 15 個年頭。

      1969 年, Unix 操作系統誕生于貝爾實驗室(隸屬于 AT&T )。當時的 AT&T 因為反壟斷原因,被限制不得進入計算機行業。因此 AT&T 最初對 Unix 的源碼進行免費分發。然而,1982 年針對 AT&T 不得進入計算機行業的禁令失效了。

      1983 年, AT&T 發布了大名鼎鼎的 Unix System V 。同時 AT&T 改變了 Unix 的授權模式,將其變成了收費的閉源商業軟件。AT&T 的行為只是當時軟件行業的一個縮影,很多企業或個人都一改過去的源碼免費分發模式,而轉向閉源的商業軟件模式。

      由此催生了自由軟件運動(始于 1983 年)。發起人 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,業界尊之為 RMS (能被人用 3 個字母的縮寫指代的美國人,都不是一般人,比如 JFK)。

      RMS 是學院派黑客的典型代表,他發起的自由軟件運動不僅針對商業軟件,更關乎用戶自由使用軟件的權益。自由軟件運動雖然有過于理想化的問題,但它所代表的社區力量的覺醒早已深深影響了今天的軟件行業。

      經過不懈的努力與堅持,1990 年代自由軟件陣營終于迎來了重量級的成員(使用 GPL 許可證)—— Linux ( 1991 )和 MySQL ( 1995 )。既然自由軟件逐步走入正軌,為什么還要打出“開源”這樣一面新的旗幟呢?

      1994 年,Netscape 公司成立。通過獨創的 Java 編程語言和瀏覽器渲染引擎, Netscape 最風光的時候獨占了瀏覽器市場 90% 以上的份額。Netscape 瀏覽器本身是收費的商業軟件,但用戶也可以選擇下載免費的評估版。

      岌岌可危的 Netscape 在賣身于 AOL 之前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:公開 Netscape 網絡瀏覽器的源碼(日后它將重生為 Firefox ,與 IE 展開新的爭奪)。不過自由軟件過于理想化的理念,顯然與 Netscape 這樣的商業公司存在一定的差異。

      討論的重要成果之一是明確了不論是自由軟件,還是開源軟件,最重要的共性便是公開源碼。這也是“開源”這個口號的由來。另一個開放式的話題則是,如何將開源背后的黑客文化與商業市場相結合。誰曾想 20 多年后的今天,我們依舊在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。

      因此,開源項目不應該避諱談商業模式。因為從“開源”誕生的第一天,商業模式的探索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環。可以說開源理念是對自由軟件思想的延伸,開源理念強調——共享與合作開發軟件源碼是有商業潛力的。

      “開源”,生逢其時。1997/1998 亞洲金融危機之后,一方面資金回流美國,另一方面美國的利率也處于較低水平。第一輪互聯網熱潮( dot-com bubble )越發洶涌。

      當時商業軟件與服務器過于昂貴。開發人員開始采用 PC 硬件和日后大名鼎鼎的 LAMP 開源技術棧來構建自己的網站。

      LAMP ,即 Linux 操作系統, Apache 網絡服務器, MySQL 數據庫和 PHP 開發語言。不夸張的說,這些開源軟件就是互聯網早期的明燈( lamp )。

      時至今日,Linux 和 MySQL 已經是地球上任何數據中心里的標配。而 Apache ,更是成為了巨無霸式的開源基金會,擁有 1.9 億行代碼。

      根據 COCOMO II 模型估算,這些代碼的開發成本超過 200 億美元( 2019 年報)。可見本文一開始提到的兩個關于“開源”的偏見是多么可笑。

      開源軟件的基因中深深印刻著黑客社區的精英文化與創新精神。即便從自由軟件運動開始算起,“開源”的誕生也不過 30 多年。但“開源”已經對今天的軟件產業,甚至整個 IT 產業帶來了深刻的啟發與影響。

      整個互聯網行業引領了近 20 年的 IT 技術發展。始于 1990 年代的互聯網雖然是非常年輕的行業,但也是對 IT 技術最敏感的行業。

      開源 LAMP 技術棧為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,而互聯網行業的急速發展也幫助孕育了大量開源軟件。

      最初當 SuSE 和 Red Hat 將 Linux 引入企業服務器市場時,開源軟件只是商業軟件的低成本替代品。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,開源軟件都忙著去補齊相比商業軟件所缺失的能力。

      但即便是在那個階段,開源軟件也貢獻了不少創新的工具,組件和理念。其中最典型的一個例子, MySQL 數據庫將計算引擎與存儲引擎兩部分進行了獨立的模塊化設計(和今天說的云環境下的計算與存儲分離不是一個概念)。

      MySQL 允許用戶選擇自己需要的存儲引擎,甚至這個存儲引擎可以是由另一個公司開發的。(雖然現在 MySQL 和 InnoDB 都在 Oracle 手里,但早先他們其實是兩家公司。)Db2 和 Oracle 可沒這樣的操作。

      及至最近十年,移動互聯網與云計算大放異彩。Redis , MongoDB , Spark , Docker ……這些帶來創新理念的基礎軟件,無一是按照傳統商業軟件的模式進行運作的。

      大數據這個概念, 1990 年代就開始出現。早期對大數據價值的挖掘利用,主要是通過 EDW/BI (企業數據倉庫,商業智能)這樣的解決方案來實現。當時, Teradata 是數據倉庫中絕對的霸主。

      而 IBM 通過收購 Cognos 和 SPSS 在 BI 領域占有重要的位置。這些商業解決方案當年主要服務于金融,電信,大型制造等行業。

      大數據的特點之一是價值密度比較低( 2 倍的數據無法帶來 2 倍的價值)。因此傳統的分析處理方式雖然在性能上也許依然可以滿足要求,但在成本上卻很難被用戶所接受。

      一直到 2005 年 Hadoop HDFS 的出現,數據處理的成本大幅下降。終于在開源軟件的推動下,企業級的大數據分析處理能力變得唾手可得。

      2016年 DeepMind 研發的 AlphaGo 4:1 戰勝李世乭。由此將人工智能的這一波浪潮推向了新的高度。這一輪人工智能還能走多遠?這個問題的答案見仁見智。

      開源軟件的創新之處,不單單體現在技術上。更重要的是開源軟件背后的開放協作理念,以及對軟件價值的重新定義,徹底改變了今天的軟件世界。

      時間回到 2009 年,那正是商業軟件公司欣欣向榮的時代。那時筆者是 IBM 的一名軟件售前工程師。

      同事們熱烈討論著日暮西山的 SUN 究竟還有什么出路。有傳聞 IBM 會收購 SUN,不過這樣的收購恐怕過不了反壟斷調查。

      誰曾想 Oracle 最終出手。這筆交易完成后, Oracle 成為了與 IBM 一樣的集軟硬件,服務于一體的全棧型企業 IT 公司。Oracle 與 IBM 之間的雙雄爭霸似乎將會從數據庫領域拓展到企業 IT 的各個領域。

      然而,我們知道這樣的事情最終并沒有發生。Oracle 與 IBM 雙雙迷失在這開源軟件大爆發的時代……

      我們都知道傳統商業軟件通常采用許可證( license )銷售模式。一般的流程是,軟件廠商會將用戶的硬件配置(比如 CPU 核數,存儲容量等等),代入他們的神奇公式(公式里的各種常量大概都是上帝確定的),最終計算出軟件許可證的金額。

      因此除了一次性收取的許可證費用,軟件廠商又設計出了按年收取的軟件升級保護費用(通常是按比例從許可證費用折算而來)。

      只要購買了升級保護,用戶以后就可以一直使用最新的“版本”,而無需重新支付許可證費用。Oracle 稱其為許可證支持( license support ), IBM 稱其為訂閱與支持( subion & support )。

      按照一般的直覺,人們會認為商業軟件的核心是許可證費用,軟件升級保護只是許可證的附加產品(畢竟連計算方法都是跟著許可證走的)。但事實往往是反直覺的,請看 Oracle 2017 年財報:

      原來,軟件升級保護收入超過整體收入的 50 % ,是新售軟件許可證收入的 3 倍,也是整個公司研發支出的 3 倍。

      真是了不起的成就!也正是依靠這個基本盤, Oracle 的轉型之路還算是比較從容。足見可持續性收入對于軟件公司有多么的重要。

      為了保住 license support 的收入,2018 年開始 Oracle 甚至修改了自家數據庫的發布周期與命名規范。既然 license support 是按年收取的,那么每年至少要發個“版本”,不然用戶這一年的升級保護不是白交了么?

      順便說一下,這里為什么只給出 2017 年的數據呢?因為自 2018 財年第 4 季度開始, Oracle 不再單獨列出軟件升級保護的收入金額,轉而將軟件升級保護收入與(總是達不到市場預期的)云收入合并后一起匯報(這波操作厲害,反正都是按年收取的可持續性收入,合并也沒毛病。所以說 Oracle 是最牛的商業軟件公司)。

      其實何止 Oracle , IBM 和微軟也開始采用淡化版本的方式進行軟件發布了。這些商業軟件巨頭一個個學起了開源軟件的迭代模式,可見“開源”對軟件行業的影響多么巨大。

      收費模式通常是以軟件訂閱的名義,按年進行支付。坦白地說,目前開源軟件的商業設計比起傳統商業軟件還是稚嫩了不少。甚至,開源軟件的訂閱模式與傳統的軟件升級保護,形式上看似乎也沒有那么大的區別。

      但為什么開源軟件能造成這么大的影響呢?原因在于,開源軟件的模式觸及了用戶心中長久以來的一個疑問:軟件究竟是什么?

      傳統商業軟件公司將軟件以產品的形式賣給用戶。因此,用戶花錢買來的軟件許可證以及軟件升級保護是一種資產。什么樣的資產呢?

      而在開源模式下,軟件開發者向用戶提供的是一種服務。這種服務不單純只是軟件本身,還包括了軟件的前期開發過程,以及使用/試用反饋。可是,難道傳統商業軟件公司不從用戶那里收集需求?

      不聽取用戶的意見來改進自己的產品?沒錯,這些他們都做了。但有多少用戶感受到了呢(除了少數幾個特殊照顧的大客戶)?

      其中的區別可以用 SuSE 公司的口號來說明:“ Were the open open source company ”。“開源”背后的關鍵之一就是開放協作( open collaboration )。以開放的流程與心態,方便用戶參與到軟件的設計,研發,及反饋中。

      哪怕用戶不寫一行代碼,他也可以參與其中。通過查閱公開的文檔與問題記錄,用戶能清楚的了解項目的進展,設計的思路,存在的問題及解決方法。這不僅僅是“參與感”,用戶也能建立起對項目的控制感與信任。

      一個可參照的例子,華為為了贏得英國電信市場的信任,主動將通信產品相關的源碼與開發流程交由英國監管機構審查。

      更改版本命名規則,讓用戶覺得每年的升級保護沒有白買,是一條容易的路。構建一個開放協作的環境,為用戶提供軟件服務,是一條困難的路。

      作者簡介:顧鈞,ZILLIZ首席架構師,畢業于北京大學。十五年數據庫相關工作經驗。目前在ZILLIZ從事異構眾核數據分析引擎的產品化工作。加入ZILLIZ之前,曾就職于IBM、Morgan Stanley、華為等跨國公司。

      ☞一文了解超級賬本DLT、庫、開發工具有哪些, Hyperledger家族成員你認識幾個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上一篇:《萌將風云》新服“125服 驚世駭俗“10月17日開啟
    下一篇:找《無人區》、《可可西里》這類的電影
  • 圖說天下
    首頁 | 免責聲明 | 業界聚焦 | 互聯網絡 | 熱點專題 | 科技前沿 | 風云人物 | 媒體動態 | 產業經濟 | 移動通信 | 數碼電子 |
  • Copyright©2008-2018 富優迪科技(www.xfsuru.live)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本站部分文章、圖片源自網絡或網友自主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,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。
  •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