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歡迎光臨富優迪科技!
  •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收藏 收藏本站
  • 首頁
  • 業界聚焦
  • 互聯網絡
  • 熱點專題
  • 科技前沿
  • 風云人物
  • 媒體動態
  • 產業經濟
  • 移動通信
  • 數碼電子
  • 科技創新網_互聯網科技資訊門戶|電子|通信|數碼|信息安全
    科技創新網 > 媒體動態 >
  • 國內外媒體專訪張煒倫:讀懂她的設計碎片
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0-15 17:35
  • 4.09K
  •   在個人的主觀世界里,設計擁有流動的、無邊界的概念。古往今來,人們賦予它很多內涵,但沒有一個概念能完全定義它。對設計的定義成為一種表達,卻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敘事。

      近日,卡納設計創始人暨首席執行官張煒倫接受國內外媒體專訪,其中包括意大利設計類媒體、美國《今日家具》中文版等專訪,重新梳理其20年來的設計思考與探索,為設計貢獻一些碎片。

      張煒倫:我從小就學習繪畫,對它很有興趣。出于對繪畫的熱愛,大學選擇了理科中偏藝術方向的建筑學。

      家人很支持我的選擇,他們從來不會限制我的發展,也沒有給我什么束縛,走上設計這條路,更多是出于自己的興趣和熱愛。

      張煒倫:路易斯·康、勒·柯布西耶,還有雷姆·庫哈斯對我的影響都很大。在我的學生時代,庫哈斯并不是一位很出名的設計師,也沒有很多作品,但那時候我就覺得他的設計很好。

      他做建筑設計,也做室內設計,建筑與室內相輔相成,兩者有很高的一致性,這樣的設計思考也是我堅持的設計原則。

      路易斯·康很善于把握空間光影、空間尺度、建筑體量之間的關系,在一些作品中,他用抽象手法,把建筑結構之美充分展現出來。

      三位設計師除了有高超的空間尺度感,他們平面圖的比例關系也把握得相當精準和成熟,在開窗面、光線方向、空間總體布局、軟裝的擺放、室內外的關系等方面,都進行了深入立體思考。

      其實,建筑和室內并沒有明確的分割線,很多建筑師同時也是室內設計師,甚至還是產品設計師。所以,建筑師在設計中會考量全局,建筑不會只是一個空殼。

      張煒倫:我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末開始讀建筑專業,那時候的房地產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,對新的建筑形態接受度較高,建筑專業有很多發展的機會。

      后來建筑市場發展日漸式微,室內設計日漸蓬勃,而且室內設計和繪畫有很密切的關系。所以,我畢業后自然而然地從事建筑延伸至室內空間的一體化設計。

      因為建筑專業出身,所以我對從空間機能的動線規劃,到開窗面對于室內和光線的影響,以及對人與空間關系,都很在意。

      今日家具:您從1999年創立“CAC卡納”以來,到如今已有20年,當時您為什么想創立一個品牌?

      張煒倫:其實創業前,我有很多思考:在大公司中,總有一些集體價值和框架要遵循,但是,我一直在想,設計就只能這樣了嗎?我想要對設計有不同的詮釋,去追尋一些自我價值,所以選擇了打造自己的設計品牌。

      創業20年,卡納設計已擁有上百人的專業設計團隊,期間,我們曾聯手國際大師Jaya Ibrahim打造了璞麗酒店,一直被認為是奢華酒店的經典之作。

      我們曾與安縵法云的酒店建筑師鄭捷,攜手推出了所見西溪度假酒店,成為舊居升級現代人居的典型案例在新中式還未普及時,卡納設計已成為新中式的引領者;在新時代,我們依然在不斷探索和擴充設計的邊界,創造更多可能性。

      張煒倫:2008年開始,全球陷于經濟危機,那幾年,卡納設計也受大環境影響發展放緩。對我們來說,其實這次危機也是轉機,我們終于有更多時間,來思考未來的發展方向,搬進更大的辦公室,進一步擴大公司規模,邀請更多專業人才加入。

      公司匯聚的優秀設計人才,都是不少于5年經驗的資深員工,卡納設計很看重設計經驗,因為經驗可以減少圖紙空間與實際空間之間的誤差,有經驗的設計師,可以將這個差距減小為零。

      得益于這次擴張,在此之后,我們能夠有選擇性的承接更多的項目,與更加重量級的國內外知名建筑公司合作。

      張煒倫:應該說,卡納設計的發展越來越多元化了,除了上海的總部,我們還在新竹、臺中、新加坡等地開設分公司,參與到多元文化背景的國際設計當中。

      我們也有長三角最大的倉儲式裝飾藝術品直營展廳BE Concept,國內很多一線知名設計師都曾在這里挑選藝術飾品,尋找設計靈感。

      我們也有高科技公司,這帶給卡納設計更廣的設計思路,比如,用AI、MR高科技做兒童游戲區互動體驗。

      未來,我們希望卡納設計更加多元化,比如經營咖啡店或者藝廊等等。可以說卡納設計是一個有很多發展可能性的設計團隊,擁有很強的創造力和創新性.

      這一方面得益于我們有一群建筑、室內和環境藝術設計專業出身的設計團隊,曾完成大量有深度思考價值的設計作品,擁用豐富的實踐經驗,這是專業人才和技能優勢。

      另一方面每一個設計項目,我們都與客戶充分溝通,為客戶提供專業的設計方案,盡職盡責,盡心盡力,這是溝通與態度優勢。

      張煒倫:設計需要靈感,但靈感不是靈光乍現,而是基于邏輯思維的合理想象,是一種思考原型。我覺得旅行和參觀藝展,都是很好的獲取靈感的方式。

      旅行是為了切身體驗不同空間,置身其中會有更強場景感、畫面感,以及啟發感,可以捕捉平面圖流失的很多信息。

      參觀藝展可以近距離接觸優秀的藝術品,藝術家在推敲藝術品時,本身就有很多思考,他采用的技巧、色彩和材質,也會觸動觀眾思考,成為一種思考的原型。

      有時候看到一件藝術品,我就會思考,它可以做成什么樣的家具或者空間,換成不同的比例或者材質,會達到什么樣的效果。

      但是,空間不能照搬和復刻,在不同的環境下,不同的色彩或者比例,空間呈現的狀態就截然不同,需要因地制宜。

      有一次,我在瑞士科莫湖(Lago Como)邊的一個餐廳吃飯,餐廳地面用了一種很像水面的石材,把湖水的美感延伸到室內。

      后來,我帶著類似的感覺,參與同樣位于水邊的江南壹號院的設計,采用一種顏色很深的亮面石材鋪地板,達到一種水漫延到室內的效果,這是我們從未嘗試過的。

      還有季裕棠和緒方慎一郎聯手打造的Hyatt集團旗下的東京安達仕酒店(Andaz Tokyo Toranomon Hills)。迎賓大廳沒有常規意義上的制式前臺,而是以充滿設計感、提供人性化服務的休息區取代,賓客可以一邊辦理入住,一邊享用茶點飲品。

      這里的工作人員著裝比較平易近人,因為他要和賓客互動,拉近距離。設計師不但打造空間,也為酒店創造出一種新的運營方式,這也是一種思考的原型。

      張煒倫:基于以往的訓練,我常以現代的設計手法做設計,其實我所有的設計,都以這種方式為主軸,它并不會排斥空間的屬性和方向。

      比如,早期我們做了璞麗酒店的室內設計,是新中式的經典作品。其實它主體的設計手法、空間比例、線條、風格與調性都是很現代的,是現代語境下的新中式體現。

      張煒倫:我比較喜歡用自然屬性的材料,比如實木、水磨石之類。自然屬性的材質比較耐看,而且經得起時間考驗,使用越久越漂亮、越有生命力。但是人工制作的材料,用舊了就真的舊了,只能換掉。

      在材料選擇中,我很關注材質本身有沒有時代感,也會關注不同光線下的呈現狀態。通常,我選材料時,要白天選一遍,晚上再選一遍,希望它在每一個時間節點都顯得完美。

      張煒倫:我覺得,廣義上的設計,是反映社會狀況的具象事物。狹義上的設計,是感性和理性的綜合體。感性體現在美感、品味、涵養等等偏藝術的范疇;理性體現在客戶的具體需求、造價、材質、功能等等方面,在設計中占有很例。

      設計和藝術的區別其實有很多,比如設計圈常說的,“設計解決問題,藝術創造問題”,“設計與錢關系緊密,藝術最好別染上銅臭氣”。

      在我看來,兩者的差別還有,藝術品是藝術家以自我為出發點,創造出作品,然后找到有共鳴的買家;設計師以客戶為出發點,與他充分溝通后,再幫他量身打造設計,兩者的商業模式很不一樣。

      張煒倫:一個好的設計,要可以看出設計師的著力點在哪里,不管以什么形式呈現,你都可以看到他的思考。如果一個設計師,能在項目中貫徹他的設計理念,實現他最初的想法和思考,就容易讓觀眾感動或產生共鳴。

      一個好的設計師,要有自己的主體想法,在與客戶充分溝通之后,用專業技能,為其量身打造符合需求的設計方案,最合適的方案,往往一兩個就夠了。設計師不是執行者或者夢想家,而是為客戶解決實際問題。

      “今日家具:卡納設計在養老設計領域深耕,提供了一系列老齡化社會的設計解決方案。在這方面,卡納設計有怎樣的規劃?為何重視這一領域?

      張煒倫:一方面中國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,養老設計是社會需求;另一方面,這個時代的老人需要關懷,我們想用自身擅長的設計,給予老人溫暖。

      為了給老年群體設計出更便捷、更舒適的生活空間,我們進行了大量觀察和訪談,體驗他們經歷的種種不便,并在后續的設計中,解決這些問題。

      養老設計并不是炫技和生意,它發現問題、解決問題,為便捷老年的生活而努力。這些設計可能會改變一個老人的生活,也可能會引領一個時代。小到個人,大到社會,我們都是養老設計的受益者。

      今日家具:在所見西溪酒店,采用了“隱世精神”為主軸,這種精神是否也體現在您身上?因為即使您的作品備受關注,您也很少在公共場合亮相,外界總覺得您很低調神秘。

      張煒倫:我并不是刻意回避公眾場合。有位作家說過,當這個時代,每一個人都急功近利的時候,就不會有好的文學,我覺得也不會有好的設計。所以,我想潛心做設計,將注意力和目光都投擲在設計上,通過設計給世界留下一些被后人推崇的“痕跡”。

      我不想疏離設計的本質,想花更多時間去關注和思考設計。設計對我來說,不但是工作,也是我面向世界的表達方式。

      專注于設計探索,可以讓我保持好的工作狀態,我不覺得做“少數主義”是一件壞事,往往很多對世界有深遠影響力的事件或者作品,都是由少數主義做出來的。

      “只有從特殊的自己出發,才能與他人產生真正的共鳴。從特殊性出發,才能引起普遍性的共鳴。”這是日本設計教父黑川雅之說的,我很贊同。

      在采訪中,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張煒倫老師身上對設計的“絕對專注力”,排開一切外部干擾,在自己的領域內深耕創作,只愿給世界留下一些被后人推崇的“痕跡”,我想這也是卡納在業界備受尊敬的原因。

      卡納設計從1999年創立至今整整20年,這棵大樹早已郁郁蔥蔥、遍地開花,期待卡納下一個20年能為我們帶來更多的驚喜和感動。

      多年來,專注于建筑與空間場域設計,持續探究人與空間、建筑之間的體驗與互動。著重在設計比例配置、材質創新與融入新科技發展運用。同時貼合當代商業趨勢需求,提供具體溢價解決方案,挖掘空間的永續潛力,致力打造“有機化空間”,使空間規劃產生可持續的發展性。

      從業以來積淀諸多國際團隊跨國合作的專業經驗,作品包括上海璞麗酒店、所見西溪度假酒店等備受行業矚目的經典作品,曾獲國際知名設計大獎iF設計獎、意大利ADESIGN AWARD、加拿大GRANDS PRIX DU、德國German Design Award、“亞太室內設計大獎”等國際設計大獎,并榮膺“年度最佳50設計師”、“杰出室內設計師”。

      多年來,專注于建筑與空間場域設計,持續探究人在空間、建筑之間的體驗關系。著重在設計比例配置、材質創新與融入新科技發展運用。

      卡納設計(CAC Design Group,簡稱“CAC”)于1999年在臺北創立,2006年,CAC將亞洲區總部落地上海,并先后在新加坡、臺中、新竹等地設立分公司。

      近20年來,卡納設計已完成大批地產開發商項目(售樓處、樣板房)、精品化人居空間、酒店空間、辦公空間、文創產業空間等建筑和室內設計作品,積累了豐富的品牌合作經驗,為客戶提供完善的商業發展解決方案和生活方式服務方案。

      BE Concept (源見家居),卡納建筑集團旗下獨立品牌,是長三角最具規模及代表性的倉庫型、軟裝藝術品直營展廳,致力于將全球設計品牌引入中國,同時推動中國設計觀念影響國際。

      發展至今,BE Concept 已成為知名設計師首選的一站式軟裝飾品購物平臺,并持續在香港、杭州等亞洲城市,拓展業務版圖。

    上一篇:義烏網絡推廣方案自媒體推廣
    下一篇:法國奢侈品牌紀梵希上線美國電商網站打造多項功能動態混合體驗
  • 圖說天下
    首頁 | 免責聲明 | 業界聚焦 | 互聯網絡 | 熱點專題 | 科技前沿 | 風云人物 | 媒體動態 | 產業經濟 | 移動通信 | 數碼電子 |
  • Copyright©2008-2018 富優迪科技(www.xfsuru.live)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本站部分文章、圖片源自網絡或網友自主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,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。
  •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